轩辕剑之天之痕(最后的战役)(大结局篇)

第四十章 最后的战役(1)
宇文拓将血珠握住,却见万灵血珠竟极不稳定地颤动,宇文拓一怔,血珠竟出现了裂纹。突然,一道声音隔空传来:“你的万灵血珠已经被魔君毁了,还有你最爱的母亲,也快要死了。”空中传来极痛苦的女子呼喊声:“拓儿……”
宇文拓如遭雷击。
小雪焦急道:“赤贯妖星马上降临,先把万灵血珠收好!”
皇陵外,充斥着魔气。皇陵地室,漆黑中一道妖光照着一道石棺。单羽舞手脚被**着放在石棺上,跟前,是跟妖光融为一体的一脸魔纹的陈辅。
得到魔界法力的陈辅伸出手,手掌上顿时冒出一团火。火中的影像正是宇文拓,魔陈辅狞笑道:“宇文恶贼,我在这里等你!”
看着昆仑镜里陈辅恐怖的脸,宇文拓心寒道:“母后……在挞拔?”
万灵血珠受到感应,颤抖得更厉害了,裂痕也更深,似要破开!
万灵血珠裂出一道小裂痕,魔血自裂痕中散失。小雪忙灵指齐压,把万灵血珠牢牢保护住,魔血被压回珠中。她望向宇文拓:“我们现在怎么办?”
宇文拓却是前所未有的失措,走到露台四处张望,视点落到远方的后山小丘上:“万灵血珠不能有失,无论如何要先保住!”
“可是还欠一条人命……”
宇文拓压抑住内心的痛恨:“谁动我母后,就用谁的首级来换!”
皇陵外,魔气如无相黑蛇入地穿空盘旋不断,皇陵内,漆黑中传来坡顶的碎石声,泥石夹着一道光柱打下。宇文拓反手剑指一挥,剑光剑气在室中四散,墙上火兜全被打着照起整个空间,竟是个偌大的置棺室。单羽舞被无数魔气绑着困在石棺上,宇文拓剑指一放,轩辕剑直飞向被困的母后,怎料,剑气还未抵达,魔气已发力勒紧羽舞。宇文拓执意想救出母后,陈辅大骂着冲上前来,一金一黑两道气劲相撞,二人同时退开。
“除了魔君那只见不得光的怪物,没人能把你带回人间吧?”
“魔君赐我重生,就是圆本道杀你的梦想!”
“你动了不该动的人,今天,你一定不得好死!”说着,宇文拓爆发怒火。轩辕剑推进之际,羽舞惨叫声传来,宇文拓回望,赫然见羽舞身上的魔气突然发力勒紧,陈辅乘虚而入来到宇文拓面前一掌击中他。宇文拓整个人被魔气缠住扯上半空。
陈辅狂笑不止:“你的黄金剑气就是我这七劫魔蛇的粮食,你的轩辕剑越强,我的魔蛇就会越疯狂,哈哈……”
“轩辕剑!”轩辕剑应声轰到陈辅面前,黄金剑气形成气墙,将陈辅挡在外面。
陈辅疯狂地打着剑气墙,突然诡异一笑:“恶贼,你忍心要你娘受苦吗?”
只见羽舞被黑气缠住的左手前臂九十度折曲,眼瞪得像要掉下来,紧绷中,口吐鲜血,宇文拓痛心地大喊:“不要!”
小雪专注地以灵力护着血珠,却见灵光中的血珠裂痕越来越大,小雪不由得心急:“宇文拓,你快回来!”
一道黑影在小雪背后落下,只见魔翼大展头长魔角的宁珂出现在露台之上。
原来是那陈辅击杀穷奇夺得炼妖壶,将宁珂从中放了出来。
看到宁珂,小雪一脸的不可置信:“靖仇不可能把你放走的……”
“女娲之女,你最不该的地方就是经常要把发生了的事弄得明白,却完全不想眼前的事!”说着,宁珂魔爪攻向小雪。小雪心房女娲石泛出强光涌向宁珂,可还是敌不过宁珂的魔力,被**在地。万灵血珠也滚在地上,上面的裂痕即刻变大,魔血慢慢冒出。
看着被勒得七孔冒血的母后,宇文拓想扯断身上的魔气,可那魔气却似有生命般缠住他的手脚,羽舞就在他的头顶,却遥不可及,只有源源不断的鲜血滴到他的脸上。
看着宇文拓几近失控的样子,羽舞心疼不已,便开口道:“拓儿,我对你很失望,你来这里是为了什么?”羽舞的话果然让宇文拓停止了挣扎,愣了片刻,他突然反应过来母后话语背后的意思,可此时的他,已失去理智,一心想救回母后,法指结出,所有魔气被神火所焚毁。
羽舞见宇文拓冷静下来,她轻叹了一声道:“万灵血珠必须炼成,魔君既然已经将其破坏,那就用我们北周轩辕皇族的圣血,将它修复。”
宇文拓拼命地摇着头:“我不要这样,炼成万灵血珠是为了拯救人间,但是我保护不了娘,那我炼万灵血珠,还有什么意义?”
这时神火一过,魔气又快速聚了过来,将二人包围。羽舞苦笑着道没有时间了。
此时,陈辅正破开剑气墙,一手抓过轩辕剑:“就让你死在自己的剑下。”
“娘的存在,一直让你饱受煎熬……”羽舞挡过刺向宇文拓的剑。
宇文拓眼睁睁地看着母后以身体挡住轩辕剑。愤怒间,他扯断纠缠,重掌打中陈辅,陈辅被轰飞出去。
抱着弥留的母后,宇文拓眼泪直流,疯狂大叫:“昆仑灵动!”
昆仑镜横空出现,发出异样光芒,空间即刻被停顿了,宇文拓利用神器将母后弥留的一刻留了下来。
羽舞血手伸向宇文拓:“万灵血珠只差这最后一步就能完成,与其负累,我的命要是能成全一切,那死在你的剑下,就是娘这辈子最大的福气。”
宇文拓哭着摇头。
“拓儿,我的存在,让你差点回不了头。可今天,看着你为天下而牺牲,我终于可以带着这个好消息去见你的父皇了。”羽舞无力地笑着,“我以北周皇后身份命令你,用我的命,为人间带来光明!”
宇文拓缓缓伸手,重握轩辕剑:“呀!”
昆仑镜在空中消失,一切又恢复动作,陈辅重新站起来,狂笑着杀了过来。
宇文拓从母后身体上用力抽出轩辕剑,直劈向陈辅,强大的黄金剑气弥漫整个地下室。陈辅一惊,化身黑气消失不见。
“再见了,儿子……”羽舞一笑,闭上眼睛。
宁珂紧紧抓着小雪的脖子狰狞地笑着,望见地上的万灵血珠,魔爪一伸气劲打过去。突然,天上出现巨大的星阵,最后一道血光直劈万灵血珠。
万灵血珠终于集齐所有魔血,平地升起,爆发出前所未有的气劲轰向宁珂与小雪。宁珂本想抵挡,可血珠力量大得惊人,将她吞噬。
红光挟着如雷巨响盖过一切。
红光过后,挞拔天空放晴。露台中,万灵血珠变成一颗晶莹的琉璃彩珠浮于半空。
宇文拓伤痕累累颓然地站在那里,伸手摸过血珠,看着浮在面前的血珠,泪再次从脸上滑落。宇文拓跪倒在地,失去母亲犹如失去一切。
血珠似有灵性,红光变幻间出现羽舞的脸容,她似乎还在说着“去吧,我的儿”,血珠落到他面前。
宇文拓托住血珠,昆仑镜主人的他似与血珠有感应,同时发着微光:“那我们就一起把魔君那浑蛋打个稀巴烂!”他眼神锐利地望着天外变得巨大的赤贯星。
圣地上,了无生气,余下的只有周遭大战过的痕迹,靖仇双眼放空,看着这个苍茫死寂的世界。天上泛起血红,空中的赤贯星已近,在空中红得像火球一样。
可是,靖仇已毫无感觉,他心中只想着一个人——玉儿,泪从他空洞的眼中滑落下来。背后,赤贯星不住闪耀,靖仇却毫无目的地走着,他放弃了。突然,天上一道巨影压下,靖仇没有理会,依旧垂着头走着。
宇文拓从轩辕剑上跃下,站在靖仇面前。靖仇不管他,绕过他走了过去。
“你还想跑到哪里去?”宇文拓一把将靖仇拉住。
靖仇无望道:“你要做的都完成了,整个挞拔都给你解决了,你还要我来干吗?”
“这一刻,你跟我不能倒下。”
“是不是还差我一个尚未解决?请随便!”
宇文拓同样承受着巨大的哀痛,见靖仇无力的样子,他一拳打了过去:“为什么是你?为什么我没有你不行?”
靖仇苦笑着抹掉血渍:“对,很对,我就是累,我爱的人通通不见了,这世界没有人再懂得我。救回了还有什么意思?对不起,让我走吧,我真的很累……”
宇文拓用力揪起靖仇:“跟你一样,我爱的人也都不在了,我也没有理由去拯救人间。在我眼里,这人间都是无情无义,自私自利之人。可是,我心里还一直记着我朋友跟我说过的一句话,他说希望在明天。今天,世界纵然绝望,没有什么值得留恋,但明天总会更好!只要相信,只要还有希望,总有一天,一定会变好的!说这句话的人,是你,陈靖仇。”
靖仇愤然道:“我不是你朋友!”
“我也不想把你当成朋友。可是没办法,剑痴遇上了你。他跟你称兄道弟出生入死,教会你很多,却也从你身上学会了不少。你的乐观,对人的真情,还有对世界充满希望。”宇文拓指了指自己的脑袋,“他,都记住了!”
“剑痴就是我的一部分,我不能否认逐渐被他改变,甚至,连真正的宇文拓也开始消失。”宇文拓真挚地望着他,“只因为你!”
靖仇心中不无震撼,他竟能令人生最大的敌人改变?他冷笑着推开宇文拓:“你以为这样说我会感动吗?”
“我没打算要感动你,我只希望你作为人,做回你自己,一个真真正正的陈靖仇!”宇文拓伸出手,“陈靖仇,让我们联手解决魔君魔王。然后,用剑把我们之间的仇恨一一算清!”
靖仇脚一挑,将轩辕剑握在手上,他将剑递给宇文拓:“我绝对不会原谅你,我一定会亲手把你杀掉!”
“宇文拓定当奉陪!”他笑道,“我跟你,永远都只会是敌人!”
二人对视,爱恨交缠,仇恨、友情,难以分清。
突然,天空一抹火光闪过,直落人间。二人抬望,赤贯星已迫近,火球照得漫天火红。
魔界,就要来了!
宇文拓、靖仇御剑赶至天外村,只见此处已是一片混乱,二人四处找着古月仙人与然翁。突然,亭中传来古月的声音,二人望过去,发现两位仙人被困在战牢中。二人同时挥剑,两道剑光破空而出,合成一道,以强大的力量冲向棋盘。棋盘登时碎裂,金光溢出,两位仙翁破盘而出。
靖仇、宇文拓连忙扶住面色苍白呼吸沉重的仙翁,二人知道低估了魔君加在陈辅身上的魔力,唯有逼毒疗伤。
古月因没有保护好羽舞,不由得内疚。宇文拓看着天上巨大的赤贯,道:“现在不是伤心的时候。”他拿出被血注满的万灵血珠,可惜上古神器全给宁珂抢走了,就连小雪也生死未卜。不过好在还有最后的希望,只要借助五位神将的力量再加上万灵血珠就能启动“失却之阵”,将魔界歼灭。
时间不多,古月道:“你既是昆仑神将,再加上大地皇者之力,以万灵血珠作为导引,神将自然会被你们呼唤而来!”
宇文拓握住血珠,望向靖仇:“靖仇,请你把力量交给我!”
靖仇深呼口气,一手按到宇文拓手上的血珠之上运功,瞬时,血珠闪出巨大光芒,两道光柱划破长空飞到包围着靖仇二人的光芒之中,竟是神农神将张烈与崆峒神将吕承志。宇文拓知道神器之间有着共鸣感觉,当日他就知道他们当中有两个是神器的主人,他们自然没有死,跟其他人一样,被他收藏在了梦境里,而今,已是唤醒他们的时刻。
靖仇想着:“昆仑、神农、崆峒神将已在,小雪正是女娲石的化身,那还有代表伏羲琴的伏羲神将呢?”
除了靖仇,众人相视而笑,他们早已感应到了。
然翁提示道:“别忘了,是谁把伏羲琴交给你这小子的!”
靖仇望着古月,笑道:“当年的上一任大地皇者,如今的世间神将,古月仙人,你还肩负着什么重任是我不知道的?”
繁花美景,靖仇独自一人静了下来,陷于伤痛之中,此刻无比地思念玉儿。身后有人徐徐步至,望着张烈,靖仇垂下头:“对不起,我没有好好保护玉儿……”
张烈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天意如此,纵使你是大地皇者,有些事你还是阻止不了的。”
“可是玉儿已不能复生……”
张烈望着天,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没有经历这一战,我们两个又怎能被重新唤醒……”
“我不知道,不过换过来要死的人,便会是你……”
“谁生、谁死,活下来的一个,也是不容易的。活着就要背负起整个挞拔灭亡的哀痛,还要承担拯救苍生之重任,如果那个人是玉儿,你宁愿要她背负上这一切的痛苦吗?死不过是一刻肉身的殒灭,但她却可以永永远远活在你的记忆里。就让她在记忆里一直陪着你,成为你的动力。即使责任再大,背负再重,你都不是一个人,她还是永远与你一直走下去。”
靖仇瞬时想通一切:“我的每一道呼吸,每一记心跳,都是为了活着,纪念着玉儿。她的死,成为了以后我生存的意义。”
靖仇抬头间,宇文拓、吕承志与两位仙翁已经走了过来。
彼此商量了接下来的行程,魔君必定以五神器之力协助赤贯妖星打开天之痕,而人间唯一最接近天际,能迎接赤贯降临的圣地,便是西天绝峰上的通天塔!
穿破云雾,绝地陡峭的巨峰顶上竟竖立着一座参天巨塔,巨塔螺旋而上,与天比高!塔顶上空,一道巨大赤焰火球就似触手可及,赤贯妖星要到了!塔内中空无柱,直通塔顶,四边平滑无梯,结构奇异。底层偌大广场,地上以鲜血画上一道以圆为正中的五芒星法阵;五个角落,各放上神器,神器闪出妖异之光!
小雪面色苍白虚弱,被魔气缠住,封在其中一角,胸前的女娲石,若隐若现。
魔陈辅站在阵外,眼看一切快要达成,现出魔邪笑意。
身后,宁珂拾步而来:“魔父!九五之阵,已经布置完成。”
魔陈辅手一挥,魔气在头上形成,出现魔君的巨大魔脸,魔脸向着魔陈辅天灵盖冲去,化入其身!魔陈辅迅即化成魔君的装束,被附身。
再过一刻钟,赤贯进入黄道中心,凭九五之阵,就能打开天之痕,魔界大军就能降临人间。只要取出女娲石,这一切将无人能阻止。宁珂运功,双爪之间黑气盘旋,以气形成一把特制的黑匕首——剖心黑刀。看着那把匕首,小雪倒抽了口凉气,可就是到这样的关头,她还是想能叫醒宁珂。她闭目凝神,胸前女娲石光芒大作,一道光打出直中宁珂眉心。宁珂痛苦地抚着头,眼神从漆黑恢复,立刻清澄。
魔陈辅见状,怒火中烧,使出魔气攻向小雪。小雪被黑气缠住,双手无力倒下。半清醒的宁珂头痛地跪倒在地上,苦苦哀求着:“父皇,无上的魔君,求你,不要让我的孩子成为魔。”
魔陈辅道:“倒不如你以魔的身份看看我在做的是错,还是对?”
“对不起,宁珂已不再是魔了。”宁珂举起手掌,勉力想向自己的腹部轰去。
小雪大叫:“宁珂,不要!”
魔陈辅一把抓住宁珂的手:“你要当人,那就不要怪父皇绝情!”说罢,手间一握,魔气结聚,竟凝结成一个黑色果实——魔果!魔陈辅强制将魔果推到宁珂腹中,一道纯白的宁珂幻影从她的身体中被硬生生地打出,当场迸散。腹中胎儿急剧移动,发出恐怖嘶叫,腹间衣服不住透出魔翼、魔爪的形象,更出现一个恐怖带角的魔婴的脸。
宁珂双眼瞳孔逐渐张大,变回全黑一片,浑身魔纹,永远成魔!小雪痛心地望着这一幕,哭着摇头。宁珂听令,冲到小雪身后,一把将小雪从后挟住,五指成爪犹如利刃,毫不怜悯地向小雪心房割了下去。
血溅四壁,小雪倒在地上,眼睛却没闭上,死死地盯着宁珂,胸前女娲石慢慢透出。地上,五星法阵开始启动,五件神器发出巨大强光,如五道光柱直射向塔顶。阵中心出现一截深色的巨大晶柱,正是打开天之痕的九五晶柱。
魔陈辅踏入阵中,一手握住九五晶柱,向着塔顶而去:“赤贯星,来吧!”
人间最高点,旱雷震天,狂风怒号,气氛肃杀,紫光一闪,魔陈辅随光而来。赤贯大得像占据了整个天际压向人间,陈辅迎着烈焰狂风仰天大笑,高举双手似要触摸到天上赤贯。他举起九五晶柱起法,晶柱射出晶气直上天际。赤贯与晶气接触的那一刻,风云变色,形成旋涡,被吸进天之痕中。
魔陈辅疯狂吼叫道:“千秋万世,宇宙洪荒,魔界降临!天之痕,张开吧!”随着魔陈辅的大叫,天之痕将吸入的一切喷出,浓烟火焰被喷了出来。接着一声巨响,更有蹈火巨岩掉出,缺口快要冲破。

第四十一章 最后的战役(2)
天上赤贯闪过,挟着连环雷动,拖出血痕,熔岩如天泪不断落下。宇文拓等人无不震惊,天之痕,就要打开了。
宇文拓领头,五人各自抽出武器,向着拥来的魔兵同时攻了过去。一阵灿烂的金光过后,魔兵被杀得灰飞烟灭。
宇文拓等人杀进塔内,“九五之阵”早已散去,地上剩下未知生死的小雪。宇文拓抱起小雪。小雪身上衣物早已被鲜血染红,她缓缓睁开眼:“女娲石……已经离体。我也差不多是时候离开人间了!”
古月看着塔顶,道:“魔君快要成功了。”
小雪虚弱道:“魔君借助陈道长的身体来到人间,现在已经在通天塔塔顶迎接赤贯,打开天之痕。只要天之痕完全打开,五神器的功能就完结,我的元神也将回到娘身边。”
靖仇跪在小雪面前,如果他早听她的解释,一切就不会发展成这样了,可是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。
宇文拓与靖仇扶起小雪。小雪忍着胸口的剧痛,启动凌空浮动的女娲石。宇文拓取出万灵血珠放在阵法中心,其他神将也都各就各位。宇文拓来到昆仑镜前,一按,逆转九五,启动失却之阵。小雪与宇文拓等神将围着中心的万灵血珠移位,阵中紫气被全数吸入血珠之中,血珠再次放光,变成金光。
靖仇正准备注入最后一道皇者之力,这时,一道魔力打来,将他隔开。宁珂一道魔爪从然翁身上穿过:“无人能阻止魔界降临!”说罢,转向一旁的靖仇。靖仇来不及招架,被宁珂吸走力量。
宇文拓望着宁珂,心神一乱,阵中金光即刻浮移不定。张烈、吕承志、古月均被强大的灵力反噬,嘴角冒血。失却之阵一经发动不能停止,否则功亏一篑。宇文拓看着靖仇被宁珂的黑气击中,担心不已,就想去救他,阵法没有他不行。
突然,一只手打在宇文拓肩上,重伤的然翁强撑着把灵力注入昆仑镜中:“以我千年修为,撑住昆仑镜一刻绝对不会成问题,快去!”五人合力维持着将五道金光灵力注入血珠,众人均信任地对宇文拓点点头。
宇文拓从失却之阵中脱出,冲向宁珂。宇文拓推着宁珂直飞到塔外,最不忍一见的一战,终于还是上演了。
“告诉我,最终,我是否失败了?”
宁珂张大魔翼,狰狞笑道:“是,你救不了你娘,也救不了我,从来都是失败者!”
“我不相信……”
“那你就乖乖受死吧!”说着,宁珂挥出魔爪。
可宇文拓竟不挡不避吃下魔爪,他用力抱住宁珂,深情道:“我说过,世上,没人能伤害你,包括我!”
“放开我!”宁珂一狠,十指成爪往宇文拓背上插去。
宇文拓不避,只是抱得更紧,跟宁珂双双跪倒。他忍痛道:“我知道,世上再没有一种方法能把你带回来。可我仍然相信,我们的爱,能跨过一切!”
仰天吼叫的宁珂竟然眼角流下泪来,却还是醒不过来,双爪同时抓住宇文拓的双臂,魔气如黑蛇乱窜直入他的手臂。宁珂狰狞笑道:“你宁愿人界毁灭,也不对我放手吗?”
宇文拓突然一笑:“我宇文拓就是疯子!”
“那我就把你一同魔化!”说着魔气直冲,就要通过其手臂直向心房。突然,一道剑光闪过,血一溅,一条手臂横空飞出。宁珂魔气回蹿,魔性、人性不断纠缠!
想起昆仑镜中曾看到的那一幕,宇文拓笑道:“原来……你不是杀我,而是……救我!”
靖仇扶起快要倒地的他:“你是不是疯了?她已成魔,你竟愿意就此牺牲!”
“我有说过我放弃了吗?”随着宇文拓的笑声,靖仇竟看见宁珂痛苦挣扎间魔气外泄。
“只有把充斥在宁珂体内的魔气吸走,才有机会救她。”宇文拓忍着痛,连环在断臂上点下**道,“亏得你及时挥剑断臂,要不然,我也没有把握成事!”
看着宁珂在魔性、人性间来回徘徊,宇文拓冲上去抓住宁珂的双手:“宁珂,醒醒,把魔性迫出来!”
宁珂惨叫之际,全身绷紧,腹中重新现出魔果。宁珂勉力清醒道:“拓,魔果已完全控制了我,唯一能停止这一切的只有杀了我!”话音刚落,又转为魔性,不断地朝着宇文拓咆哮,魔气再次注向他。
一旁的靖仇大喊:“宇文拓,没时间了!”
终于,宇文拓唤出轩辕剑,悲痛地握剑直向宁珂腹部刺去:“千生千世,我们永不分开!”
“拓,谢谢你!”宁珂将他推开。剑离开身体的那一刻,魔火自腹部爆出,将宁珂焚烧,渐渐化为灰烬消失。
宇文拓悲恸地向天喊道:“宁珂!”
魔陈辅震怒地看着这一幕:“我女儿死了,死了……我要全人界给我女儿陪葬!”说着朝天大叫,双手成撕裂状。天之痕即被扯开,传来崩塌之声,无数黑影汹涌而出。
“魔界子民,给本皇大开杀戒!”空中,黑气如箭射向通天塔,缠绕在魔陈辅身上。
宇文拓握着掌心晶莹剔透的精元,充满希望地一笑:“我一定会找到办法,把你带回人间。”
天之痕中,飞出大量黑影,怪叫与雷动连连,是时候与魔君决一死战了!
昆仑镜前,然翁已脸无血色,他极度虚弱道:“对不起,我要先走一步了。”
古月眼眶泛红,笑着说:“死老头儿,原来千年离别是很痛苦的。”
然翁苦笑道:“那我就只有把痛苦全留给你了。”
就在然翁倒下,昆仑镜散功一刻,宇文拓及时回来,断臂的他口吐鲜血,把一切灵力注入镜中。
靖仇抱过将死的然翁:“大仙,我会永远记得你的。”
“那就值得了。”然翁一笑,终于消失在法阵的金光之中。
魔界已经开始闯入人间,他们得赶快启动失却之阵。靖仇踏进失却之阵内,被金光包围。血珠感应到最后一股力量在众人面前爆碎,一道强大的金光冲天而起。金光中的靖仇全身被披上了一道金**的盔甲,正是轩辕大帝的战甲。宇文拓将轩辕剑交给靖仇:“陈靖仇,宿命纠缠了我们一生,若有来世,但愿我们是一对好兄弟!”
靖仇一愣,泪水滚落下来,曾经出生入死称兄道弟的回忆一一闪过:“大哥……”
“哈哈……”二人相视一笑,所有恩仇烟消云散。
众人均对靖仇道:“我们相信你。去吧,大地皇者,人间,交给你了!”五人同声喝出,正中金光柱力量倍增。
靖仇握着轩辕剑,君临天下般以金光之力直飞上塔顶。
天之痕越来越大,黑鹰不断从裂痕涌至人间。突然,几十道金光凭空出现,向着入侵人间的魔影打去,魔影全数被歼灭。
魔陈辅看着面前的大地皇者陈靖仇:“你终于来了!”
靖仇看着魔化的陈辅,不由得心头一痛,可是他清楚这已经不是**而是魔君,想着靖仇一晃轩辕剑,念出招牌口号:“朗朗乾坤,哪容你妖孽横行!今天,我,大地皇者,要除魔天地间,仗剑诛妖邪!”
“妄想!”魔陈辅背后四对魔翼同时撑出,以盔甲护体直攻向靖仇。靖仇挺剑相迎,神魔交锋,每一次冲击,犹如开天辟地。
赤贯星不断涌出火舌,塔顶形同火海地狱!靖仇夹着雷霆万钧的剑势劈出,可是魔陈辅竟是丝毫无损。魔爪直取靖仇胸前,靖仇**飞了开去,以轩辕剑插地才能挡得住冲力,地上划出一道深深的剑痕。
魔陈辅狂笑道:“凭你这轩辕剑,根本没可能将我打败!”
靖仇疑惑不已,感觉轩辕剑好像发挥不出完全的威力。突然,他看到剑锋上的缺口,魔陈辅趁机又攻了上去,靖仇无力硬挡。突然,剑十五夺鞘而出,硬挡那夺命一招,顿时爆裂碎掉。正在靖仇痛心不已时,剑十五化成万千碎片,碎片如闪烁流星散在空中,碎片齐涌向轩辕剑。只见轩辕剑的缺口被碎片重新补上,轩辕剑犹如重新打造般闪耀出耀眼的光芒。
原来它们一直有共鸣,是因为它们本是一体。靖仇凛然而立,一挥手上的轩辕剑:“十五,你跟我一同成长,你就是我最好的战友!我们从来都不是废物,生来就是要成就今天的奇迹,给他看清楚我们的真正力量!”靖仇持剑再次冲了上去。
两股巨大力量再一次相撞,靖仇中招撑剑跪下。正在魔陈辅狂笑得意之时,双脚突然无力跪下,胸口黑气不住冒出,显出穿心之洞,原来是靖仇一招击倒了魔陈辅。
魔陈辅魔气散去,变回陈辅。靖仇忙上去抱着**,陈辅一脸慈祥地抚着靖仇的脸,想不到他们师徒最终会走到这一步。他不断地吐着血,气息越来越弱。靖仇将灵力注入陈辅体内,可是灵力使得魔陈辅重新得力,一个**,将靖仇**在地。
轩辕剑感应到靖仇的危险,向着魔陈辅刺去。魔陈辅被剑穿体,头顶上,幻化出魔君模样,痛楚吼叫。靖仇大骂道:“魔头,滚!”
陈辅的躯壳爆裂,在粉碎前一刻现出微笑,如当天鬼谷村靖仇的幻影一样,向靖仇做着同一动作,道出最后的遗言:“做得好,靖仇,你就是人间未来的希望!”
看着**消失在空中,靖仇悲痛大喊:“**!”
漫天妖魔被强大吸力扯回赤贯,魔君黑气亦被吸回天之痕中。巨岩、火舌从赤贯不住汹涌飞散而下,天崩地裂,通天塔顶濒临崩塌。
靖仇力竭倒下。
宇文拓等人同时力竭倒下,整个通天塔石碎灰飞,快要倒塌。他们终于将魔君打败,不过要永远封印天之痕还差一步,只有靖仇才能完成失却之阵。
小雪苍白的脸露出淡然的微笑:“那就在小雪离开人间之前,为大地皇者送上最后一份努力……”她手伸向宇文拓,“宇文拓,给我最后一份力量。”
宇文拓握着她的手,抱起小雪,往塔顶缓缓升去。
小雪无力地靠在宇文拓怀中,宇文拓感觉她的气息越来越弱。小雪无力地一笑:“从人间梦醒一刻,早就注定是这结局,不是吗?”
“这一路,苦了你。”
“不打紧,苦,也是这个旅程重要的一环。我庆幸苦过,也……爱过。”她望着宇文拓,眼神里全是柔情。
小雪轻抚染血的胸口,“宇文拓,喜欢你的感觉,从来没有消失过。”
宇文拓淡然道:“你一定把这份感情埋藏得很辛苦。”
“我终于明白,母亲要我来人间炼情,不是要我懂,而是要我感受,感受这天地间,只有人,才会出现的东西。”小雪主动轻抚着宇文拓的手,“感情,真的很奇妙,你越想懂越走得迷惘,越想避开,越给它紧紧地**住。可当你决心抓住,却又发现,它其实是虚无缥缈得仿若无物。天下无敌在它面前不攻自破,最懦弱的人为了它又可以变得无坚不摧。”
小雪紧紧拥着宇文拓:“我真的很喜欢你,我强求过、放弃过、忘记过……后来才发现,原来一切我都控制不了,唯一能做的,是把这份情,安安静静地放在心上,不要打扰,也不要惊动,好好地接受它。不是要得到你。而是,看着你好,看着你找到命中注定的那个人。让你飞,让你找到属于自己的爱。那就是对于这份情最大的保护。那就是爱!”
宇文拓闻言,动容地拥着她:“小雪,谢谢你!”
“我也感谢你,跟我人间走一回。”
感情升华中,二人身上同时发着光,消失于塔顶。
女娲石缓缓落下,落到昏迷的靖仇胸前,发出再生之光,以法墙护着他不至于让熔岩所伤:“靖仇,女娲石最后一份力量,代表着我对大地的祝福。现在把它留给你,你一定要完成使命,知道吗?”
靖仇再次张开眼,天之痕仍在,断臂的宇文拓无力地坐在塔顶。
“在我灵力耗尽以前,细心听着……”宇文拓不无虚弱道,“大地皇者,这是你最后的使命,以失却之阵,把天之痕永远封印,消灭魔界!”
宇文拓道,只要启动失却之阵,就能扭转这一切,世间万物都能得以改变、那些隐于梦境中的人就能回到现实生活中来。十八年前,魔君动用魔力改写了他跟靖仇的历史,人间正道早就走歪,所以他们才会看到妖孽当道,只有启动失却之阵的最后力量,一切重新来过,走回正道。
不过,这也意味着,靖仇将会忘掉所有,他生命中的每分每刻,所有的曾经出现在他生命里的那些人那些爱都会忘掉。
天之痕再次崩裂,火舌四散。想起玉儿,靖仇又怎能忘记?他苦叫一声,重新将轩辕剑轰向地面的法阵中心,七彩强光四射,盖过一切。
靖仇睁开眼,只见自己身处在一个无上下左右的黑白世界中,漫天闪闪星辰落下,煞是迷人。他赫然看见玉儿在前面出现,一身传统挞拔少女裙子,温柔带笑,他激动地冲过去,紧紧拥抱,却是落空。
触摸不到的玉儿问他:“靖仇,靖仇,你告诉我,在你人生中,什么最重要?”
靖仇斩钉截铁地说是她,玉儿感动得眼泪都差点儿流下来了。靖仇道:“因为我爱你,我陈靖仇爱挞拔玉儿!”玉儿跟靖仇四目交投,二人都笑中带泪。
靖仇道上天待他不薄,让他及时把想说的给说了。玉儿道也是时候忘记对方了,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。
说着话,玉儿开始变成半透明,在星火漫天中似要消失:“靖仇,我的爱人,给我最后一个美好的道别,好吗?”
靖仇低头紧握着拳头,深深吸了口气,深情道:“我,上天下地唯我独尊天下无敌大地皇者陈靖仇,就算千生千世,也不会放过你!我纵然轮回做了一头猪,也会把你这头母猪找回来!你逃不掉也躲不开!挞拔玉儿,我爱死你!我陈靖仇爱你一万年!”
玉儿感动落泪,在消失之前伸出手。靖仇抓过,虽是无形,却在心中。
漫天星辰同时暴闪,化为全白。
靖仇再次睁开眼,含笑带泪。
宇文拓盘腿坐着结着法印:“是时候了。”
“再见了,大哥。”
宇文拓一愣,想不到靖仇豁达如此:“不要记住我!”
宇文拓起法,法阵金光再次射向靖仇。
“魔界,给我滚蛋!”靖仇举起轩辕剑,划过一道金光,直上天际冲向天之痕。
撕裂、落石、雷动,同时静止!前所未有的天体爆炸,自天之痕中爆出,白光盖过一切!

第四十二章 结束了的开始
小雪回到女娲身边,经过这一轮的人间历程,她终于明白人世间众多灾劫,众多苦难,最后还是抵不过——爱!宇文拓、靖仇对爱有不同选择,最后他们却因为爱走到一起,成就今天的一切。人间就是因为拥有爱这份珍贵的宝藏,让他们世世代代繁衍流传。
爱一个人很简单,但要将爱遍及世间万物,包容人间的恨、贪、怨、恶、妒等所有罪孽,却需要大爱。
女娲欣慰地看着长大的女儿,道她可以回到自己身边继承女娲的身份了。
可是小雪却拒绝了。她想回去,炼情之路应该是永无休止的,与其出尘静观人世间,倒不如入世品味人间情。
而宇文拓也带着宁珂的精元去找了女娲,他请求女娲成全。
女娲道生死有时,三界也有超越不了的界限,宁珂复生是不可能的事,但她在临终前以毕生修为保住了胎儿,并除却孩子的所有魔性。宇文拓看着那个纯白的婴儿激动不已,表示一定会好好地将他抚养长大,让他成为一个造福天下有用的人。
而宁珂,将要经历五百年的修行方能再世为人。望着身边的宁柯第一轮修行——黑鹰,宇文拓坚定地表示他会一直等下去。
长安街上,花炮四起,百姓欢呼起舞,世间满是欢笑,一片和平盛世。小雪独立于漫天花炮之中,看着众生感受着这喜庆的歌舞气氛,她又将开始自己又爱又恨的世间旅程,因为她相信奇迹。
“靖仇,你听得到我们对你的呼唤吗?无论走多远的路,花多长的时间,终有一天,我们会重遇的。我相信,你一定在人世的某个角落,同样在等待着我。”走过千山万水,屡创奇迹,挽回一切,她相信,大地皇者陈靖仇不会就这样离开人世的。
小雪抹着额上汗水,在那旭日高照下终于来到鬼谷村的村口。今天,荒村长满了繁花,色彩缤纷的花丛中是那尊人形晶石。小雪走了过去,但见上面长满了青苔,小雪伸出手轻抚向人形晶石的面容。可就在触及晶石的那一刻,青苔渐退,现出光亮的晶石。看着熟悉的脸庞,小雪不由得激动道:“靖仇,是你吗?”
沉默的晶石突然一颤,小雪跪在晶石前双手合十:“我们的大地皇者,回来吧。”小雪心房再次泛起再生之光,慢慢透向晶石。
一只蝴蝶从灵光中飞过,轻轻落在石像顶上,乒的一声,整尊石像在灵光中粉碎,石头散开,只见靖仇脸颊嫣红地酣睡在内。
小雪感动地呼唤他:“靖仇!”
靖仇缓缓张开眼,望着眼前的小雪:“你,是谁?”他带着迷惘看着这一切。蝴蝶此时在他眼前飞过远去,他莫名地被吸引着跟了过去。
小雪目送着靖仇,道:“老天终究给予大地皇者一次重生的机会。让他跟着这人世间,重新开始。”
靖仇回头看着小雪:“我们,是不是曾经认识的?”
小雪感动地走上前:“你好,我叫小雪,你呢?”
“我?”靖仇望着蓝天,想了想,“我记得,我叫陈靖仇。”
“靖仇,你好!”小雪伸出手,示意靖仇与她牵手。
靖仇一笑,跟小雪相牵,现出他一贯的灿烂笑脸:“我好像睡了很长很长一觉,从前的一切,都模糊了。”
“你真的什么都记不起吗?”
“不,我记得你这张笑脸。”靖仇回忆道,“是我人生中看过最美的。”
“是的,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,你也是这样跟我说的。”
“那……你可以把以前的故事,告诉我吗?”
“嗯,当然可以。”
突然,一阵笛声传来。二人同时一愣,望去。
就在婆娑树影下,巨石柱之上,一个小女孩的身影高高在上,吹着小笛。
二人凝视小女孩,却不敢打扰。
“这歌曲,很熟悉……”
小雪感动道:“玉儿,我知道一定是你,你回来我们身边了。”
突然,一声飞鹰长啸,黑亮的飞鹰,划过悬崖之外,降落到壮实的肩膀上。日照下,崖前,是一道孤独的身影,失去一臂的宇文拓,早已卸下重担,一身淡泊,脸上虽见沧桑,却带笑意。
宇文拓望向飞鹰,笑问:“这结局,你喜欢吗?”
一声娃儿叫声从身后传来:“爹爹……”
宇文拓回望,是刚学会走路的可爱小男孩。他问道:“宁儿,你知道你为什么叫宁儿吗?无论人间如何沧海桑田,你都要记住,你有一个最疼你的娘亲。”
宁儿稚声问道:“娘什么时候回来?”
“不知道……”宇文拓望着肩上的黑鹰,“从今天起,你就跟着我们父子俩,浪迹江湖。”
宁儿纯熟地向黑鹰伸出小手:“五百年,好不好?”
黑鹰长啸一声,应允,展翅高飞,直上蓝天!



本文固定链接: http://20tc.com/xuan-yuan-jian.html | TC的博客

该日志由 TC 于2012年08月09日发表在 杂乱无章 分类下, 你可以发表评论,并在保留原文地址及作者的情况下引用到你的网站或博客。
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: 轩辕剑之天之痕(最后的战役)(大结局篇) | TC的博客

轩辕剑之天之痕(最后的战役)(大结局篇):目前有3 条留言

  1. 板凳
    蓝牙耳机 China Mozilla Firefox Windows :

    看起来还不错

    2012-08-14 下午 3:11 [回复]
  2. 沙发
    Yong China Google Chrome Windows :

    额,对这电视剧不太感兴趣… 😯

    2012-08-10 上午 9:13 [回复]
    • TC China Google Chrome Windows :

      呵呵,我也是随便看看的

      2012-08-17 下午 2:49 [回复]

发表评论


*

快捷键:Ctrl+Enter

无觅相关文章插件,快速提升流量